我叫童士勳,自2014.05月起加入了居家服務員的行列,對於一個有三個孩子的父親來說,照顧小孩並不陌生但要學習照顧老人的生活起居的經驗卻是頭一遭。

自從進入這個領域之後,漸漸地發現到當人從生進入到老進入到病甚至是進入到了死亡這個最後的階段,當中的每一個階段的照顧模式和技巧都有所不同,在這些階段裡最具有挑戰性的情況並不是這些照顧模式和技巧而是心態的調整。

照顧模式與技巧會因為每天周而復始而日漸純熟,但案主的情況每天都會有些不同,是穩定還是不安?是平靜還是躁動?是開心還是封閉?這些情緒都隱藏在每一位長者看似平靜的外表下,需要有人彷彿撥開洋蔥的皮一樣,一層又一層的慢慢了解!但能夠這樣做往往都是需要好多年的經驗和才能培養出來的,對於我這個才入行的菜鳥來說常常要經歷的就是淚流滿面(偷偷的),說也奇怪!當一次又一次經歷這些事之後居然漸漸地喜歡上了這樣的工作,原因是甚麼?

從我的一段往事說起….回想起大約在我三十幾歲時,父親罹患了阿茲海默症,在當時「失智症」,這個醫學名詞對我和家人來說根本就像是一個新的字詞,於是我們都一致的認為父親的情況是所謂的「老番顛」,直到母親因為體力無法負荷無法再照顧他而將他轉至安養機構時我才意識到父親”病了”,因為他已不再認識我們家中的每一個孩子,就連母親也不認得,可是當時因為我的孩子都還小加上家庭經濟的雙重擔子負荷下,我不認同將父親送至安養機構但卻也無能為力,直至父親在安養中心辭世後,好多年心中的愧疚就像影子般似的如影隨形無法擺脫。

後來雖然在信仰中找到了希望,但深怕這樣的例子會再重演,於是計畫將年邁的母親安置與我住在一起,一次的意外讓我驚覺自己雖有心但卻力不足!此時,教會中的同工向我表示目前政府有長照計畫在進行,目標就是因應目前全球人口急速老化的趨勢而設立,其中的居家照顧服務將可以解決我的情況,花了一些時間了解這個計畫的服務對象,發現到這個計劃真的可以幫助許許多多的長者處理生活中面對的一些不容易應付的情況,政府機關的美意需要社會大眾的相挺與支持!姑且不論政策上是不是盡如人意,但總得要試試看才知道要如何邊做邊改善不是嗎?

這時,我突然想到,如果自己也能讓自己成為居家照顧服務員的一分子!豈不是讓自己可以有心又有力嗎?於是與妻子商量後決定我們夫妻都參加居家照顧服務員的核心訓練課程,為期90小時的課程中我才發現到照顧有多少竅門。

一開始還有一些怯步,害怕自己無法通過考驗,但想到有一天可以不再因為自己不懂如何照顧母親而心生遺憾,咬牙也要撐下去,加油!好不容易完成了90小時的課程,心想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照顧服務員」,直到第一次服務時遇到了棘手的情況卻不知所措時的心慌意亂才領悟到這一行的”甘苦”,當時心想也許自己不適合服務這一位案主吧!於是向家屬提出換人的請求,但家屬並不接受,現在想想真的很謝謝這些辛苦的家屬們,他們的包容和忍耐是居服員進步的契機,他們的要求和指導是居服員更上一層的動力,有這樣的深刻感受是因為在服務的過程中接下了一個個案,案主是一位帕金森氏症的中風重症患者,他的妻子照顧他已超過10年,這些年阿姨憑著自己的摸索和請教醫生建立了一套照顧模式,按照這個模式把先生照顧的連醫生都豎起大拇指稱讚她,自一開始服務,阿姨就耳提面命的告誡我要悉心要細心要觀察還要聽、要聞、要摸,要問,就在這樣的訓練下漸漸建立自己的服務敏感度。

這樣的服務敏感度有助於我在服務的過程中能夠盡早一步發現危險的徵兆,並且盡早處理降低風險,我相信,日後的挑戰會越來越多,但我卻也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投入這個領域,因為沒有人不會老,既然人人都會老,現在「少子化」的趨勢越來明顯,會有愈來越多的人會意識到,給每一個老人感受到他們當初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的一切體會都回饋到自己的最後一段旅程時,對於施予者和接受者都是幸福。


2016/06/14